公司凝聚了素质高、技能强、深谙物流管理的人才,拥有经过专业培训的装卸队伍,积累了丰富的实践管理经验并提供良好的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产品案例 >
产品案例
d88尊龙南海经验属内部数据整合 未来可以强化开放式创新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18-09-13 22:00 浏览量:

  与南海区“政府大数据统筹应用”一同入选“粤治”优秀案例的共有26个项目。这些案例是经历了初步遴选、实地调研走访,再经案例评选专家组评审后,最终从256个报送项目中产生的。

  南海经验为何受青睐?专家学者是如何看待以南海、顺德为代表的珠三角发达地区基层政府创新?新常态下,政府大数据统筹应用这样的基层政府创新又将面临怎样的新机遇和挑战?他们对南海基层政府创新又有什么样的建议?记者与两位参与了优秀案例走访的专家学者进行了对话。

  他们分别是南洋理工大学南洋公共管理研究生院高级研究员、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研究员马亮,华南理工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王郅强。马亮关注政府创新,也涉及电子政务和大数据应用,因此对南海的“政府大数据统筹应用”项目进行了深入探讨;王郅强身兼华南理工大学社会治理研究中心常务副主任、华南理工大学地方风险治理研究中心主任,他从如何保持政府创新持续性等问题上分享了其独到见解。

  两位专家学者对南海的创新表示肯定。马亮说:“南海的做法在全国是较为领先的,数据统筹的概念也适合未来大数据应用。”而王郅强则认为,南海这项创新最大价值是可以更好提升政府服务水平和品质,让百姓成为最终受益的人。

  马亮认为,目前中国大数据应用正朝着两个方向发展。一方面是内部数据的整合,即把原来碎片化、孤岛式、部门分割的数据予以整合,使数据之间的内在联系进一步凸显,从而为大数据应用创新提供可能。这也包括加载新的数据采集和处理平台,以获得新的数据并开展新的分析。测绘局的天地图、规划部门、交通部门、公安、社保和医疗都属于此类。另一方面则是对外公开数据,鼓励公民、企业和学术机构利用数据,从而使数据的价值提升和凸显。后者是一种开放式创新,即让所有人都参与数据生产、采集、存储、处理和应用。

  “南海属于前一种,但后一种完全可以在未来强化。”马亮说,在信息公开、电子政务、一站式服务、大数据应用、智慧城市等方面,基层政府仍然大有可为。特别是在跨部门的整合方面。“在这些方面,中央政府和上级政府往往很难推动,但基层政府的灵活性决定了可以在这些方面进行探索和尝试。d88尊龙。特别是大数据应用,需要协调和统筹不同政府部门的数据共享共用问题,经历过大部门制改革的基层政府往往有更大的自主性,能够推动智慧政务的创新。”

  南海的“政府大数据统筹应用”是有前期基础积累的。如,在官方描述中便有“其建立2015年的信息化建设历程基础上”,“已走过了搭网络、建网站、做系统的初始阶段”等叙述。有业界人士认为,这种特殊性助力了南海在“大数据”应用领域的驰骋,但也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南海经验的输出。

  马亮直接否定了南海的特殊性。他说,南海的情况并不特殊,因为大数据应用不完全是硬件建设,很多地方的设备是摆设。许多优秀案例都是以老百姓和企业的数据为基础的,这也是为什么个人隐私保护至关重要。

  他说,硬件建设只是基础设施建设中的一部分。基础设施还包括诸多内容,如,公交卡上的交通数据,它可以为重新规划交通线路和站点提供依据;贫困人口家庭在各个口的救助领取信息,可以避免重复补助或补助不足;企业雇佣人员的动态数据,可以为预测用工荒提供依据。

  “许多关键社区或公共场所的数据采集(如摄像头)如果能够整合,也会为舆情应对和突发事件管理提供条件。这些领域的数据汇聚起来,就不单纯是上述简单应用,而可能是几何级的应用。”马亮说,正因如此,南海经验有更多可挖掘的内容。

  王郅强则提出,一旦涉及到创新的复制,就有一个前提——要把创新的经验在制度上去规范和完善。如,建立规范性文件,使得这种创新具有规范性和持续性。“只有这样,最终别人才能有复制的依据和标准。机构设置、团队建设等内容都容易被复制,只需要照抄照搬,最难做的是创新内在的理念和文化、制度。”

  他表示,南海创新是需要前提条件的。这就需要有基础的地方,以及整个地方有内在需求,才有复制的可能。同时,如果要复制,还需要南海的做法完全可以制度化,“如果么有制度为基础,怎么去复制那些经验性的东西呢?”王郅强说,政府创新不是一蹴而就的,需要时刻创新,创新要有持续性,这就要求创新最终要落实到制度层面,华斯股分收购华源服拆完美高端裘,通过制度创新来保障和支持。

  《网络安全信息法》正加紧制定中,个人隐私保护问题肯定是其中一个重要的内容。它将对包括政务数据在内的数据应用带来怎样的冲击?作为基层政府,南海该如何准备?

  马亮从“政府大数据统筹应用”项目的未来出发回应了上述问题。他认为,一般而言,在数据应用的个人隐私保护问题上,政府是被豁免在外的,个人隐私保护主要是针对企业。但是,政府的数据安全同样意义重大,因为牵扯到千家万户的敏感信息,所以加强政府数据安全管理至关重要。基层政府缺乏足够的技术和资金,许多政府的信息系统处于“裸奔”状态,所以亟待加强,特别是来自上层的支持和一体化设计。

  大数据推动的一大问题是基础设施。因此,马亮建议南海可通过试点方式,即选择某个镇街或服务领域进行示范性的探索,甚至另起炉灶在某个新园区去做,“一旦基础设施建设完毕,各种数据采集的传感器、数据接收和存储的设备、数据处理和分析的平台等建立起来,它的倍增和放大效应就会凸显。”与此同时,也可以发动技术专家、社会公众和相关企业的作用,集思广益去发现数据利用的金点子,因为在某个部门看似没有用的数据,在其他人眼里可能是金矿。

  王郅强则从政府创新的角度出发,他说,新常态为政府创新提供的机遇与挑战并存。政府不能再沿袭以往的行为模式,必须要通过不断创新去解决发展进程中遇到的新问题,这就要求政府创新不得不从“自发”到“自觉”。

  “现在强调自觉创新阶段,一是强调创新是建立在政府建设规律性认识基础上的,没有认清规律,可能容易导致因创新付出代价。二是强调自觉创新的主动性和积极性,避免创新的盲动性。”王郅强说,南海的大数据统筹应用探索恰恰说明了这一点。

  1.2014年,南海数据统筹项目被广东省经信委列为全省首批大数据应用示范项目。

  2.2015年9月,国家行政学院编撰、人民出版社出版了《大数据领导干部读本》,其第四章的地方政府案例专门介绍了南海数据统筹模式及成果。

  3.2015年12月,南海“政府大数据统筹应用”获《求是·小康》杂志2015年度中国“十大社会治理创新奖”。

  4.2016年4月,南海“政府大数据统筹应用”从全省256个项目当中脱颖而出,入选第三届“粤治——治理现代化”优秀案例。

Copyright © 2013 尊龙用现金娱乐一下,d88尊龙,尊龙d88,尊龙娱乐官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