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凝聚了素质高、技能强、深谙物流管理的人才,拥有经过专业培训的装卸队伍,积累了丰富的实践管理经验并提供良好的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企业招聘 >
企业招聘
d88尊龙大学生Boss直聘求职被杀!虚假公司10分钟收到18份简历招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18-11-13 07:37 浏览量:

  今年23岁的李文星去年刚从985院校东北大学毕业。大学毕业后,李文星并不想找个与本专业有关的工作。

  最终,李文星通过互联网招聘平台“BOSS直聘”,拿到了一家公司Offer。

  家人发现,去公司“报到”后的李文星态度冷淡、频繁失联、多次借钱。7月14日,李文星尸体在天津静海区一个水坑被发现。

  年仅23岁的李文星生命就这么被画上了句号,生前种种迹象表明,李文星在BOSS招聘平台找工作时,落入了传销组织,最后惨遭迫害。天津市公安局静海分局表示,根据李文星随身携带的传销笔记等物证,分析认为其极有可能误入传销组织。

  然而一个正规的招聘平台,为何会出现传销公司的招聘信息,我们是不是要问一下为什么呢?一个年轻的生命就这样陨逝,令人唏嘘不已。

  更重要的是让他的家人陷入了无尽苦痛之中。他通过自我的奋斗,跳出了“寒门”,但始料未及的是陷入了“鬼门”。

  早在三个月前(李文星找工作距此两个月),网名为大本本的用户曾在社交平台上揭露过Boss直聘的内幕,然而却没有得到更多的呼声和回应,这其中的原因不得而知。

  对985高校毕业生李文星在BOSS直聘网站找工作意外身亡的报道,BOSS直聘官方回应称已经第一时间联系家属、警方和相关部门。BOSS直聘称接到“李文星事件”问询后,第一时间报警并通过记者联系到家属,希望提供帮助,并表示,“传销与诈骗是这个社会巨大的毒瘤。用户和平台都深受其害。BOSS直聘将积极配合有关部门和家属,找出真相,让坏人受应有的制裁。”

  今年23岁的李文星出生于山东德州的一个农村家庭,去年刚从东北大学的资源勘查工程专业毕业。李文星的双胞胎妹妹李文月说,作为家里唯一的大学生,从小成绩优异的哥哥曾是他们全家的希望。

  大学毕业后,李文星并不想找个与本专业有关的工作。“他如果做资源勘查,总是要出远门,但我们爸妈年纪大了,他想离家近一点,可以照顾父母。”李文月说。因此和家里商量后,李文星决定在北京报个IT培训班学习Java,之后找个IT行业的工作。

  7月15日,李文月意外的接到了母亲的电话,“你哥在天津出事了,你快去派出所看看吧。”听到电话里母亲带着哭腔的声音,李文月感到难以置信。挂了电话后,她不停地对自己说:“那肯定不是我哥,一定是他们搞错了。”

  据了解,就在一天前,有人在天津市静海区G104国道旁的一个水坑里发现了一具少年的尸体。由于长时间浸泡在水中,少年的长相、身形已无法辨认,但遗物中的身份证显示,他叫李文星,来自山东德州。随后,天津警方通过山东德州警方联系到了李文星的家人,并通知其前往天津辨尸。

  “当时我一遍又一遍的问那个警官,我哥的身份证为什么会出现在那个人的身上?”李文月回忆称,当时她根本无法相信这个死者就是自己的哥哥,一直以为是哥哥的身份证丢了。因为在她的印象里,这个时候哥哥不可能出现在天津,而且还是出现在一个“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

  时间回到两个多月前的5月15日,在北京天通苑的一间出租屋里,李文星刷着BOSS直聘,不停给招Java岗位的Boss们发送着信息,这样的行为已经持续很长一段时间了。

  在那之前的半个月,李文星的同村发小李昊阳来北京出差,想找机会和他聚一下,但那时李文星却告诉他,自己出差了,不太方便。

  在李昊阳的印象里,李文星从小到大就是一个自尊心特别强的人。而当时,李文星其实就在自己的小屋里不停地找着工作。

  这间小屋是他和大学同学陈栋合租的,房租是每人800元。当初他早于陈栋半年来的北京,住在李刚毅的家里,但他似乎并不喜欢这样的“依靠”。“他特别想自立,那时我们都劝过他,但他坚持要搬出来。”李文星的高中同学丁页城说,李文星脾气很倔,如果他想做某件事,基本就没人能劝回他。

  当天是周一,陈栋已经出门上班,李文星独自一人在家找工作。李文星的BOSS直聘聊天记录显示,从早上的9点21分到下午3点29分,6个小时的时间李文星一共向20位Boss发送了消息,唯一收到的回复来自“北京科蓝”人事部的薛婷婷。

  BOSS直聘上的聊天记录显示,在回答了薛婷婷“是否毕业?是否单身?是否有贷款?”几个问题后,李文星将简历发送给了她。

  陈栋回忆说,5月18日北京科蓝电话面试了李文星,在电话里还问了一些比较专业的问题。第二天,对方和李文星确认面试通过了,说Offer会在稍后发给他。

  在李文星的网易邮箱里,芥末堆看到了这份所谓的Offer,发自于一个昵称为“五杀乐队”的QQ邮箱。Offer中的信息显示,招聘方“北京科蓝”的全称为北京科蓝软件系统股份有限公司。Offer中要求李文星5月20日去天津滨海高新区软件园报到。

  丁页城告诉芥末堆,在电话面试结束后,李文星还和他商量了一下这个工作机会,跟他说了自己的想法:“就只有电话面试了一下,我都不知道靠不靠谱,我怕是传销的。”丁页城说,可以让自己在天津的朋友帮忙打听下,让李文星先别去天津,但没想到他犹豫了一下还是直接去了。

  在得知李文星的事情之后,芥末堆曾试着通过电话联系北京科蓝软件系统股份有限公司,询问BOSS直聘上招人的“人事部薛婷婷”和Offer提到的联系人“人事行政部王文鹏”是否是这家公司的员工,对方表示,他们公司并没有这两名员工。

  此外,北京科蓝软件系统股份有限公司的工作人员告诉芥末堆,他们的邮件都是通过企业邮箱发送给求职者,而不是个人的QQ邮箱。

  5月20日上午,李文星带着几套换洗的衣服和一台笔记本电脑,独自乘城际列车去了天津。出发前,陈栋还问他要了家里的电话,提醒他如果去到居民楼什么的注意点。因为以新闻里的信息来判断,传销组织一般都隐藏在居民区里。

  李文星到天津的时候已是中午,他在QQ上给李文月发送了一个在滨海新区的位置。下午2点41分,李文星发给陈栋的位置则显示,当时他已到了天津静海区。在看到李文星发送的位置后,陈栋问:“到了?”李文星却突然没了回复,一直到晚上6点20分,李文星才给他回了一句“嗯”。

  包括李文星在内,他和他的亲人朋友们都没意识到的是,天津静海是各种非法传销组织盘踞已久的地方,在网上,从2004年至今的13年间,媒体对静海官方打击传销的报道几乎未曾断绝。

  当天晚上,李文月给哥哥打了个电话,“我问他在哪,他说在滨海找了个小旅馆先住下,明天去面试。”根据事后陈栋等人透露的信息,李文月猜测,当时哥哥可能就已被人控制,因此下午就已到了静海的他,却称自己住在滨海,这两地距离80公里,如果坐公交车的线个多小时车程。

  在李文月给李文星打电话的同一时间,陈栋又给李文星发微信问他是否入职了,d88尊龙。还跟他讲了些自己公司里发生的事。然而当晚陈栋发了6条微信,李文星却没有回复过他。

  而从此之后,李文星的所在之处便不再被亲人和朋友详细了解,并且在天津和河北石家庄两地开始来回切换。

  第二天早上,李文月又给李文星打了个电话,“我问他在哪,说我去看他吧,但他却突然跟我说,他已经去石家庄上班了。”

  上午刚和要去看他的妹妹说去石家庄了,中午李文星却回复陈栋的微信说,自己要去天津的公司看一下。到了晚上 8 点,又突然告诉陈栋,他不在天津了,到石家庄了,“他说有个朋友的亲戚在石家庄的公司管事,他明天去那家公司,晚上先住在朋友那。”陈栋回忆说。

  丁页城得知李文星去石家庄的时候已经是5月27日了,当时的他并不知道李文星和妹妹还有陈栋之间的对话,但依然觉得特别奇怪。他告诉芥末堆,李文星的朋友,很多他没见过,但几乎都听说过,但在他的记忆里,从高中他俩认识开始,李文星就没有什么在石家庄的朋友。

  此外,李文星当初产生来北京的想法时,跟很多人都商量过,而且到了北京之后,他一心想在北京找家公司好好学习点技术。在丁页城看来,这样的李文星,是不会随随便便就去别的地方找个工作的。5月8日的时候,李文星曾在BOSS直聘上联系过一家公司的Boss,对方回复工作地点在天津,李文星毫不犹豫地拒绝了。

  “文星可能根本就没去过石家庄,只是有人怕天津的妹妹要去看他,才逼着他说自己去了石家庄。”这几乎成了事后李文星家人和朋友达成的共识,根据之后的种种情况,他们推测,可能李文星在给陈栋发送完那个在静海区的位置后,就已被人控制了。

  李文星是个什么样的人?除了倔之外,“自尊心很强”是他的家人和朋友给他最多的评价,从小到大都是如此。

  “2014年的时候哥哥还在上学,我手机摔坏了,没敢和家里说,就跟我哥说我手机坏了,但我没有钱,我哥二话没说就挤出了两个月的生活费给我买手机。”李文月说,刚开始她以为家里给哥哥打了很多钱,但后来通过母亲才知道,哥哥压根就没有多余的生活费。

  即使是在这种一学期的生活费少了将近一半的情况下,李文星依然没有问任何朋友寻求过支援。从发小到同学,每个人印象里的李文星,都是一个即使再难,也不会开口向别人借钱的人。但当李文星去了天津之后,他们发现,他“变了”。

  5月21日之后,陈栋和李文星之间近乎失去了联系。陈栋几乎每晚都给李文星发微信,但李文星一直没有回复过。陈栋说。“22号晚上我给他打过一个电话,但当时他的语气特别冷,特别平淡,我以为是他当时比较忙。”

  直到5月25日,李文星竟然主动联系了陈栋,直截了当地说:“借500,转我支付宝就行。”陈栋提出让他说句是本人的话,他发了语音“你转我支付宝吧”。五选一四月维稳股价调查 多家上市

  “因为那会他已经好几个月没收入了,我知道他剩下的钱不多了,而且之前我也跟他提过手里没钱花了和我说,所以就觉得借钱是件很正常的事。”陈栋告诉芥末堆,李文星还跟他说,过几天还他。

  李文星再一次主动找陈栋,已经是6月8日了。看到三句“在吗”、“吃了吗”、“最近怎么样”完全不像是以前说话风格的问候,陈栋还开玩笑地问道:“你是李文星?”更加出乎意料的是,上一次李文星说“过几天还他”的钱还没还,这一次又是来借钱,而且还是以一次从未发生过的“借钱行为”为由。

  陈栋有些不解,李文星告诉他去年通过微信给他转了1000元,但他并没有在微信里查到当时的转账记录,“这次我觉得不对了,我没问他借过钱,而且他也不会用这种借口管我要钱。”虽然意识到了异常,但陈栋没有深究到底,事到如今他依然内疚着。

  当晚,在找陈栋借钱的几分钟前,李文星同样以“花呗还不起了”为由,让丁页城向他的支付宝转500元,还把自己的手机号发了过去。丁页城看到对方发过来的的确是李文星的手机号,就没有太多的怀疑,直接给他打了500元。

  如今,芥末堆再去尝试给这一手机号转账的时候,系统已显示“账号不存在,或对方关闭了‘通过手机号找到我’隐私开关”。李刚毅告诉芥末堆,出事之后,他将李文星的电话卡补了回来,试图登录他的支付宝找些线索,但结果却是李文星的支付宝已被注销。

  李文星再一次出现,是在6月28日。那天上午,他开始找同学给他的微信发送验证码,说是手机丢了。当天还联系了母亲,让她把她和父亲的手机号发给他,说“他忘了他们的号码”。

  对于这事,李文月有些纳闷,母亲的手机号已用了两三年,父亲的更是从一开始用手机就没换过号,至少七年了,哥哥怎么会忘了呢。

  从5月20日到了天津,到6月底声称手机丢失,这期间,李文星虽然变得不太“正常”,但断断续续依然和家人朋友保持着联系。

  “7月8日晚上,他给家里打了个电话,跟我妈说‘谁打电话要钱你们都别给’,之后就再也没有出现了。”李文月说,直到7月14日,哥哥的尸体在国道旁的那个水坑里被发现。

  “我哥从小到大都不惹事,我妈对他一直挺放心的,所以就大意了。”李文月的声音里带着哭腔,哥哥上大学的时候,因为怕骗子给家里打招聘电话,也跟母亲说过类似别给钱的话,而这一次事后回想起来极为严重的这一句“警告”,却因为家里对他“太过放心”而大意了。

  在李文星出事后,有媒体联系到了“招聘”他的北京科蓝软件系统股份有限公司,对方表示,公司并没有人事部薛婷婷这名员工。公司的邮件也都是通过企业邮箱发送给求职者,而不是李文星收到的个人邮件。

  7月26日,芥末堆记者以科蓝公司市场主管的名义发布了一则Java的招聘,很短时间内便可以直接和应聘人沟通,而在发布不到10分钟内,就收到了18个求职者的求职意向。

  邦哥测试了一下,在Boss直聘的页面,可以先从“我要求职”立即转为“我要招人”,邦哥搜索了新闻中的科蓝软件,选择了第一个搜索项,下方出现“确认加入”

  公众号花儿街参考的林默老师在BOSS直聘上发布了一条招聘启事,注册信息是“美团外卖酱油总监”,招聘的职位是“新媒体运营”。

  注册全程,并不需要提供任何公司营业执照等认证资料,职位也无任何审核机制,想说自己是谁就是谁。

  花儿街参考的林默老师称:“一个小时后,我收到了五十多份简历。(在这里向美团外卖和所有的真实简历投递者道歉,对不起)”。

  “这种方式的专业术语叫‘挂靠’。”猎云网记者的采访赛斯招聘创始人郭锋称。

  实际上,“挂靠”操作并非BOSS直聘的专属,包括拉勾网在内的很多新型招聘产品,为了方便用户发布招聘信息,都通过输入关键词进行搜索,然后挂靠已有公司这样的方式,避免信息重复,如何开通新三板交易权限?,提高效率。

  但挂靠最大的问题在于,新用户挂靠之后,平台对该用户就无需二次审核。并且实际测试显示,似乎任何用户,都可以挂靠到任何一家已存在的公司。这或许正是此次李文星误入传销组织的真正原因。也就是说,诈骗团伙通过挂靠真实公司取得受害者信任。对受害人来说,骗子发布的实际是极难分辨的“真实信息”。

  芥末堆原文《求职少年李文星之死》中也阐述了知乎网友“大奔奔”的被骗遭遇。

  “大奔奔”曾陪做前端开发的女友从北京出发去天津参加“中科软科技公司”的复试,对方称入职之后要在天津跟三个月的项目,结束后可回北京。

  到了天津之后,和他们联系的人事部经理给了他们一个位于天津静海区的地址,让他们做公交过去。等他们到了公交站后,说让他们等会,喊个朋友去接他们。“朋友”二字让大奔奔瞬间提高了警惕,给中科软总部打了个电话,查询是否有这位人事部经理,最终的结果是查无此人。

  猎云网记者的一位朋友也有这样的经历,他匿名透露:“我3年前的经历,和现在出事的求职少年李文星几乎如出一辙。只不过我并非用的是BOSS直聘。但这并不重要。现在基本上国内任何一个招聘平台,都会充斥着大量虚假信息,普通求职者极难分辨。”。

  更可怕的是,在团结湖参考的报道中,一位被解救出来的大学生回忆,天津静海那篇区域似乎一切就像产业一样。

  一个从天津静海被解救出来的女大学生,曾经很翔实地写过她的遭际。有时为了躲避警方突查,传销机构会在夜间把人员都转移到野外,随便找个破房子、甚至是一个土坑,熬上一夜再回到租住的平房里。

  从她的描述看,静海那里的传销活动已经形成了一种生态。传销窝里的人,黑出租司机,周围邻居,馒头房,周边超市,甚至少数公务人员,“都是相互联系着的”。很多看似无害的人,都从传销这个社会毒瘤获取好处。

  一些在社会上感到失落的大学生,转而向传销机构去寻找温暖和成功的幻觉。类似的情形,也出现在很多其它地方,有的地方甚至因为传销兴盛而获得高房租“经济回报”。

  以下内容源自腾讯科技《独家 Boss直聘CEO回应“求职少年之死”:之前没做好 愧对当事人》作者:王潘创业邦获得授权,转载请备注来源。

  关于BOSS直聘对虚假信息的审核问题,赵鹏没有直接回答。他说,BOSS直聘对于平台上的虚假招聘者一直是零容忍。“2015年的时候,当时公司还很小,采取只要资料合规就可以先发一个职位,只要不触发举报就可以招聘这样一个策略。”赵鹏说,这个策略有问题,错就错在没能及时改进。

  他表示,这次事件之后,BOSS直聘会放更多的工程师在这件事上,后续会要求所有招聘者都进行认证审核,同时引入人脸认证、身份证认证等措施。同时,BOSS直聘还将加大资源发展反虚假招聘者系统,通过“人工+机器”的手段进行审核。

  “这件事很惨痛,只要企业还可以支撑这个成本的阀值,d88.com。保持经营,我们就会坚持这么做下去。我们把作恶的成本提得很高,这样坏人成本跟不上,就不会上来了。我们无法杀死传销、诈骗这样的社会现象,但是我们应当努力驱逐这样的事情出现在我们平台。”赵鹏说。

  林默老师在她的文章结尾说:作为一个法学院毕业的学生,我想把法学院一直教给我的两句话分享给你“法律是滞后的,法律是社会的最低标准”。

  希望能把“恶”制止在源头,应该是义务,因为等到想要付法律责任的时候,一切都无法再挽回了。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公众平台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车灯好看隔音效果好动力充沛配置丰富配置低储物空间小舒适性差性价比低车灯不好看看看网友怎么说》

Copyright © 2013 尊龙用现金娱乐一下,d88尊龙,尊龙d88,尊龙娱乐官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